友轩贷LOGO
信轩财富借款平台已累计放款超过:150亿
友轩贷二维码

银监会将一刀切清理现金贷平台 36%成现金贷红线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2017-12-03 15:46 浏览次数: :

   最近一年来,伴随着频频曝光的高利贷、暴力催收、逼人跳楼等负面新闻,原本闷声发大财的现金贷陷入巨大的舆论漩涡,并迎来越来越强硬的监管政策。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自即日起,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银监会将一刀切清理现金贷平台
 
  从银监会方面获知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传达关于清理整顿网贷公司的信息,其中涉及现金贷业务的大致内容如下:
 
  1.除现有157家已有网络小贷牌照的机构之外,不再发放新的牌照。
 
  2.彻查并清理国资代持股权、以国资名义申请牌照等挂靠的情况(例如江西的牌照大部分属于挂靠,估计基本都会停掉)。
 
  3.重点关注最近一年内发生过控制权变更的持牌机构,对于不符合要求的限期整改。
 
  4.清理后只保留两类持牌机构:大型国企(最好有金融背景);大的互联网主体(如蚂蚁金服、京东、百度),一个集团只保留一个牌照。
 
  5.不允许把小额债权做成资产包在交易平台出售,或以其他方式证券化。
 
  36%成现金贷红线
 
  原本闷声发大财的现金贷陷入巨大的舆论漩涡,并迎来越来越强硬的监管政策。与此同时,其资金来源也正在收缩。据了解,银行早已扎紧口子,停止提供资金给年化利率超过36%红线的平台。而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日前也宣布在排查中发现个别商户存在超过法定保护利率以上的各类费用、不当催收、没有按照协议履约等问题,所以暂停了合作。
 
  年利超36%有权要求出借人返还利息
 
  在民间借贷领域,谈到利率必定会提到2015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规定已于2015年9月1日起施行。
 
  《规定》改变了以往以基准贷款利率的四倍作为利率保护上限的司法政策,具体内容主要包括:
 
  1.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或者自然人之间借贷对利息约定不明,出借人无权主张借款人支付借期内利息;2.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有权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但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则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应当被认定无效,借款人有权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
 
  此次新规不仅设定了固定利率,改变了原来参照央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传统做法,还明确划出了“两线三区”。第一根线是民事法律应予保护的固定利率为年利率24%;第二条线是年利率36%以上的借贷合同无效。两条线划分了三个区域,36%以上是无效区,24%以下是司法保护区,中间的24%-36%属于自然债务区。
 
  按照这一规定,年利率24%以下,法律支持投资人的合法权利;超过36%,法律支持借款人要求返还的权利;而24%—36%之间的争议,由出借人和借款人自行协商,并尊重既定发生的事实。在民间借贷实操过程中,的确存在不少综合利率超过36%的情况,36%这条线的明确,会使得原有的高息借贷关系中借款人有权要求返还超出部分,并可能因此带来相应的诉讼纠纷。这就是36%成为现金贷平台红线的原因。
 
  为什么是24%和36%
 
  最高人民法院为何设定24%的利率水平?“我们在制定司法解释的时候研究过从古到今利率的变化”,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此前向媒体介绍称,央行颁布的贷款基准利率变化比较大,最低是2%,最高是12%,比较多的是5%-8%,“最后我们选了中间的6%,又参照传统四倍的含义,因此24%的利率是长期以来审判实践中所确立的一个执行标准。”
 
  至于为何上限为36%,“总结多年来经济发展的情况发现,我们的实体经济所创造的利润肯定没有这么高”,杜万华说。
 
  值得注意的是,《规定》要求,如果借款人已自愿支付了超过36%年息的利息,他可以通过起诉讨回这部分利息。杜万华解释说,如果我们不把高利贷控制住,对于实体经济,特别是对于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是不利的。而24%与36%年息之间的区间,是“自然债务区”。如果当事人依据合同,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保护这个区间的利息,人民法院是不予法律保护的。但是如果借款人按照约定偿还了这个区间的利息,这个偿还是有效的,法院也不会判决他讨回这部分利息。
 
  现金贷平台平均利率远超36%
 
  今年以来,现金贷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监管风声越来越紧。2017年9月,央行副行长易纲、央行行长助理刘国强都在金融论坛上公开强调,“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而在趣店事件之后,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在“2017首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再度强调,包括“现金贷”在内的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
 
  “监管不仅要明确现金贷的定义与范围,也要对利率、砍头息等方面进行监管,同时提高平台信息的透明度,才能让现金贷回归正轨。”盈灿咨询分析师张叶霞表示,不少大型的现金贷平台已经将利率调整至36%的红线以下。
 
  然而,还有更多现金贷平台设立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变相拉高资金利率。此前曾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市面上78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平均利率是158%,最高的利率可达到598%。
 
  前日,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布全国现金贷发展报告。报告称,截至11月19日,技术平台发现在运营现金贷平台2693家,现金贷存在的首要问题就是利率偏高。现金贷平台借款期限较短,从金额上看利息并不高,且平台往往给出比较小的日化利率,但实际年化利率极高。由于借款门槛较低,借款用户多为次贷人群或低收入者,因此现金贷平台盈利方式通常为“高利率覆盖高坏账”。技术平台监测显示,现金贷利率折算为年化后大部分超过100%。此外,虽然有部分平台表面利率不高,但通过收取各种费用变相拉高利率,比如信息审查费、账户管理费、交易手续费、风险保证金等。
 
  多位行业人士证实,各现金贷平台年利率动辄50%-60%,有的超出正常贷款利率的几十倍,高达500%-600%甚至1000%。
 
  市民李小姐曾经下载了一个手机APP,借1000元,结果一周就要还1100元,感觉只多了100元的利息,但这只是一个星期的利息,折算成年化利率其实已经接近500%。因为金额不多,加上很多平台宣传的是“日息”、“月息”,许多用户尤其是年轻人没有意识到借贷成本之高。
 
  还有一些现金贷平台将“利率”这一敏感词抹去,而是在前端以服务费的名义就收了。比如借1000元,其实最终到手只有900元,扣除的100元算作手续费,但是计息还是按照1000元来计,客户的综合借贷成本也自然比明面上高出很多。